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22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第14章拜师

闻衡对这位大舅母了解不多,只知道她出身颇高,母亲出阁前与她关系尚可,在京城时逢年过节有礼物往来,却从没听说过两人交情到了能为她当着所有人的面,把柳逐风骂了个狗血淋头的程度。

“这些年妹子嫁进王府,万籁门凭着这门皇亲得了多少好处?没有她就没有你的今日,你倒腆着脸拿起门主的派头来了!如今外甥遭了难,不思援手,反而变着法儿地把他往外赶,拿几两臭银子打发谁呢?对自家人尚且如此,出门在外也好意思称仁称侠,快别笑死人了!赶明儿出门路过正堂前那块‘豪侠尚义’的牌匾,先找块镜子照照自己那张老脸,看你配是不配!”

柳逐风:“……”

柳随云忙叫道:“大嫂!大嫂息怒!大哥他这也是无奈之举,不是我们薄情寡义,实在是……”

“实在是什么?”秦氏剜了他一眼,嗤笑道,“我旁的没看出来,倒是看出你跟你大哥实在是一条心,要不怎么狗颠儿似地替他说好话求情呢。”

柳随云就是棵墙头草,登时脖子一缩,被她骂得不敢吱声了。

他妻子曹氏温柔贞静,平日里话不多,也不曾对闻衡表示过格外喜爱,此刻却温温柔柔地劝柳逐风道:“大嫂说的不无道理。咱们是什么样的人家?行走江湖最重‘道义’二字,连不相干的人受冤枉都要替他伸张一番,怎么轮到自家人反而顾虑重重起来。外甥年纪小不知江湖险恶,可咱们都是经历过风波的人,哪能不替他遮风挡雨,还要把人往外推呢?”

柳逐风与柳随云老脸丢尽,面上十分挂不住,可即便如此也不肯出声说一句软话,是个咬死了不松口的意思。秦氏被这二人气得险些拔剑,被曹氏好说歹说给拦下来了。闻衡一直冷眼旁观这场闹剧,此刻终于放下了茶杯,在桌上磕出“当”地一声轻响。

这声音不大,但足以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转头看他。

“两位舅母拳拳爱护之意,闻衡实在感激不尽,”他霜雪似的眉间似乎有了一点暖融的笑意,“想来先父母若泉下有知,足感欣慰。”

这一句话不知如何触动了秦氏心肠,她叹了口气,坐回桌边,似乎是眼圈红了。

闻衡漆黑的眼珠转向柳逐风,那笑意倏忽即散,变成无波无澜的静水:“万籁门的难处我自然明白,在此盘桓数日,已是多有打扰。我身背逆党余孽的罪名,本不应来祸害各位,无奈当日事发突然,情急之下,未能考虑周全,便贸然来了孟风城。”

“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!”秦氏抹着眼泪道,“这是你亲舅舅,你娘的亲兄弟,不投奔他们投奔谁去?偏这两个白眼狼不做人,才伤透了你的心。”

“舅母别这么说。”闻衡温声道,“我如今身体大好,也该为日后打算。先父罪名一日不洗清,周围的人都要受牵连。跟随我来的侍卫个个都是忠勇义士,我也没别的牵挂,舅舅若还愿意卖我一点亲戚情面,就烦请您替我多照顾他们一些。”

曹氏在桌子底下捅了柳随云一胳膊肘,柳随云犹豫片刻,终究点了点头,干巴巴地应道:“你放心。”

秦氏追问:“那你呢?你可怎么办?”

闻衡垂眸思索了片刻,随意答道:“先离开天守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这根本就是无处可去,秦氏皱眉想了一会儿,忽然道:“衡儿,若舅母送你去纯钧剑派,你肯不肯?”

柳逐风的眉头狠狠一跳。

纯钧剑派是当世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剑派,能人高手辈出,剑法冠绝天下,收徒条件当然也非同寻常的严苛,有多少人不得其门而入,秦氏竟还想着送一个不会武功的逃犯去纯钧剑派,这不是拿着他们万籁门的面子去做人情吗?

他断然道:“不妥。衡儿半点武功也不会,如何入得了纯钧派的眼?徒费工夫,还不如尽快替他寻一处安身之所。”

“横竖与你无干,我自有门路,用不着门主替我们衡儿费心。”秦氏刺了他一句,转向闻衡道,“我家有位叔祖正是纯钧剑派的长老,这些年常有往来,我叫人替你传话,请他收你作个记名弟子。纯钧派在九曲越影山上,天高皇帝远,你也不必担心被朝廷追缉,可以清清静静地守孝。三年后若学艺不成,再下山来另谋出路便是。你觉得如何?”

她这番提议在闻衡所料之外,然而的确是一条更好走的路,闻衡思量片刻,打定了主意,起身对秦氏一揖,道谢道:“舅母苦心为我筹谋,闻衡岂敢辜负?一切听凭舅母安排。”

秦氏转悲为喜,亲自上前拉着他的手道:“好孩子,你娘这些年来的情分我都记着,舅母帮不上你什么,只盼着你平平安安,往后也能像常人一样过上安生日子。”

那双手柔软温暖,指腹有薄薄的茧子,一瞬间让他想起柳氏的手。闻衡喉头一酸,忙低头平缓情绪,低声对秦氏道:“舅母放心。”

事已成定局,柳逐风与柳随云不好再说什么,面色怏怏地退席离去。次日一早,秦氏便遣家人往越影山送信,详陈闻衡身世来历,请本家叔祖代为照应。

半月后,闻衡辞别了侍卫和万籁门诸人,在一名家人的陪同下,动身前往九曲越影山纯钧派拜师。

天下至高峰为昆仑,昆仑上又分为南北两脉,北脉隔开了密州与博州、九曲与天守,南脉则是博州与中庆的分界。闻衡一路西行,眼中所见景象逐渐变化,与中原腹地的天守大不不同。昆仑高邈入云,融化的雪水化作数十条蜿蜒河流,向西奔流。九曲得名,正因其境内地势多变,河道曲折迂回,有“九曲回肠”之称。

越影山正在昆仑北脉之上,纯钧剑派居于北麓,闻衡自山脚拾级而上,共走了大半天,才望见山中烟云掩映的巍峨殿宇、重重院落,山道两旁树木葱茏,群鸟翔集,云浮雾绕,置身其间,恍然如世外仙境一般。

门口巡值的弟子拿着他的拜帖进去通禀,不多时领着个年轻的青袍男子出来,介绍道:“这是玉泉长老的弟子廖长星师兄,你随他进去拜见。”

廖长星腰悬长剑,挺拔如松,十分俊朗,他年纪虽轻,却颇有几分威严庄重,寒星似的双目自上而下将闻衡打量了一遍,淡淡地道:“请随我来。”

闻衡谢道:“有劳。”

廖长星不是个多话的人,一路上如非必要,绝不动尊口,像是溪水里的河蚌化形成精。但他带着闻衡穿梭于山路栈桥之间,却始终留意着他的脚步,只要闻衡稍微表现出一点疲态,他便随之放缓步伐。

纯钧派独占一座越影山,共有七峰,主峰清野峰是掌门居所,其余五位长老各领一峰,以山为名号。闻衡随廖长星登上玉泉峰,在堂前站定,抬眼见门楣悬着一块匾额,上面写着“松风万壑”四个银钩铁画的大字,廖长星道:“这里是师父授业的松壑堂,你且稍候,我去通报。”

闻衡离开孟风城前,从秦氏口中得知了这位叔祖的姓名,正是纯钧派前任掌门郑廉的徒弟,人称“浩然剑”的秦陵。郑廉是一代宗师,其门下弟子个个都是翘楚。秦陵曾于试剑大会崭露头角,一战成名,更在纯钧派祖传剑法之外,自创一套“江流剑法”,气势磅礴,如洪波浩然奔涌,故得了“浩然剑”的名号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