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47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“什……”闻衡让他问得愣住了,旋即反应过来,苦忍半晌,实在没忍住,别过脸笑出了气声。

他笑得还挺好听,低音像淙淙的流水,薛青澜越发迷惑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小傻子。”闻衡一指头戳在他脑门上,“就因为不是好话才不明说,你还非追着问,让我以后怎么做人?”

薛青澜蹙眉看他,五分怀疑三分审视,还有两分好奇,那表情仿佛在说“我倒要看看你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”。

他这模样实在很新鲜,与初见之时判若两人,闻衡无奈笑道:“就会折腾我……你自己想想,常言道报答救命之恩,除了结草衔环、当牛做马,还有个什么?”

薛青澜本来是个聪明孩子,只是一时想岔了,此刻被闻衡点破,耳根顿时飞红,讷讷道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“‘救命之恩,原来如此’?”闻衡故意逗他,“俗话可不是这么说的,你懂不懂江湖规矩?重来,大点声,救命之恩该怎么办?”

薛青澜很为难似地看着他:“师兄……”

闻衡:“别叫师兄,叫师父也没用。”

薛青澜认真发问:“你就这么想对我以身相许吗?”

闻衡:“……”

他捏着薛青澜后颈,把他提溜到跟前,磨着牙恨恨道:“好啊,晚上睡我,白天消遣我,小崽子,你眼里还有没有师兄了?”

薛青澜不答话亦不挣扎,就缩在他胸口不住地笑,细细碎碎的气音,最后活生生把闻衡笑得没了脾气,在他背上轻轻掴了一巴掌了事。

午饭后两人分头而行,薛青澜回客院给薛慈帮忙,闻衡则去主峰砺金堂内查阅本门典籍。这一去直到日暮方归,等闻衡回到山际院,立刻被三个弟子和韩紫绮团团围住。这几日他的遭遇传遍了纯钧派,记名弟子们素日与他关系尚可,韩紫绮尤其牵挂,是以一听说他搬进了山际院,立刻赶来探望。

闻衡同他们没有什么好交代的,只拣不要紧的情况略说几句,谢过众人慰问,又多嘱咐了一句薛青澜也要住进来,让其他三个弟子安分一些,别招惹人家。

周勤和韩紫绮在薛青澜身上吃过大亏,一听这名字就皱眉头。韩紫绮十分不快,酸溜溜地道:“也不知道廖师兄究竟怎么想的,非要你照看他。”

刚走到院外的薛青澜恰好听见这句话,脚步一顿。

闻衡声音不大,但习武之人毕竟耳力好,站在墙外也能听得清楚,他没什么语气,再平淡不过地答道:“有恩报恩,理所应当。”

薛青澜想起上午的玩笑话,唇角一弯,忽然听到墙内一人笑嘻嘻地劝道:“师姐也不必如此介怀,反正他们住两个月就走,总归是外人,哪有咱们同门师兄妹亲香。”

唇边的笑意凝固片刻,倏忽散了。

薛青澜望着院墙顶端露出的一片树梢,脚下如同被粘住,无论如何也迈不开步子,只能退后几步,在山际院外不远处找了棵大树,轻身而上,把自己藏在了半凋的枝叶间。

他无意与纯钧弟子再起争执,作为一个外人,现在闯进去无非是平添尴尬,还是等他们散了再说吧。

太阳已落下山头,可夜色还未至,天际是一片灰黄的暮色,没有晚霞,只有无边的云翳。薛青澜漫无目的地远眺四顾,忽然想起昨日那琉璃般灿烂的黄昏,心想,离开了越影山,往后他或许再也看不到那样的夕阳了。

世间种种美好之物,朝霞夕阳、春花秋月、缘分邂逅……原来都是这样可遇不可求,珍贵却又短暂。

暮色褪去,寒夜笼罩了整座山头,院落里渐次亮起灯火,山际院的来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去,薛青澜却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树上,一身黑衣融在夜色里,似乎被山风吹成了不会说话的石块。

不紧不慢的脚步踩着落叶由远至近,最终停在树下,他没听见,也或许是听见了但没有分神注意。

闻衡在树下幽幽地问:“星星好看吗?”

薛青澜雪白的脸在满目昏暗里微微一动,终于回神,眉梢眼角有了生气,迟缓地垂眸向下一望。

他声音轻而微哑,其实语气平平,但在闻衡听来就有些委屈,他说:“没有星星。”

今夜无星无月,是个阴沉天气。

闻衡朝树上伸手,道:“那下来吧,回去吃饭了。”

薛青澜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,收起了所有散漫思绪,若无其事地对树下的闻衡说:“师兄闪开。”

“不用。”闻衡催促道,“你下来。”

薛青澜只好依言跳了下去,他这回运上了轻功,落下时衣袍飘飞,轻捷无声,像一片羽毛悠悠地从半空飘下来。

他估算好了距离,小心谨慎,以免跟昨天一样砸到闻衡,但羽毛还是没等落地,就被人接在了手心。

闻衡的怀抱笼罩下来,全身暖意海潮一样将他团团包围。薛青澜没有推他,只是僵硬地站在原地,不愿意挪动脚步。

“怎么了?”

他张了张嘴,却不知该如何开口,更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