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65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闻衡在明晃晃的日头下叹了口气,施展轻功,燕子般轻盈地掠过重重树梢,身影消失在山路尽头。

九曲定风城。

闻衡在当铺当掉了匕首,换得一钱碎银并十几文钱,先去买了一顶斗笠戴上,又走进一家小饭馆,要了一碗鸡汤馄饨,安静地坐在角落桌边等着上菜。

宿游风曾说他将闻衡掳去时,两日方到山谷。闻衡暗地里估算过,以老乞丐的脚程,两日跑不出九曲地界,他离湛川城应当不远。从山谷出来后,走了不到半日,果然就看到了定风城。只不过他运气不好,走反了方向,湛川城在九曲南边,定风城却在九曲东北方向,已快到拓州边界了。

闻衡不晓得是本城民风如此,还是今日有大事发生,一路行来,街上竟然有不少背剑佩刀的江湖人。他歇脚这间店铺不大,只有六张桌子,临近午时,竟也坐得满满当当,粗粗一看,几乎每桌都是江湖豪客。

店中人声喧嚣,酒气菜香混成一团炙热空气,伙计穿梭各桌之间,忙得脚不沾地。闻衡那碗鸡汤馄饨可能是太穷酸,店家忙忘了,半天也没给送来。闻衡正要抬嗓催一声小二,忽听背后脚步声响,一个肩背宽阔、腰悬长刀的高大男人走了过来,粗声问道:“这位兄台,店中人多,借个座儿如何?”

这人嘴上虽客气,手上动作倒快,早把一只粗布包袱卸下来放在桌上。闻衡不欲多事,抬手压了压斗笠,淡淡道:“请便。”

那人便就地落座,叫跑堂伙计过来,点了一斤牛肉、一斤羊肉,一盘馒头外加一角十年陈酿。单他一人,点了这么些东西,也够能吃了。闻衡顺便催了催他的馄饨,吩咐间听间那人轻笑了一声,低声嘀咕道:“鸽子吃食儿。”

闻衡从斗笠下看去,只见那人生得剑眉星目,棱角分明,十分英俊,只是肤色稍深,一看是常年经风吹日晒。他握着茶杯的手骨节粗大,虎口生茧,两腕上绑着牛皮护腕,衣衫虽不华丽,却也整洁干净,听口音谈吐,想是出身北方的武林豪杰,只是不知是江湖游侠,还是哪家门派的弟子。

闻衡端着茶杯呷了口白水,没有理他。

那人心直口快,话出口才意识到有些冒犯,不免讪讪,见他背负长剑,找补道:“兄台也是去参加论剑大会?”

论剑大会?

闻衡顿时心下了然,无怪乎往来行客中有这么多江湖人,他在幽谷无知无觉,原来今年正是司幽山十年一度的论剑大会,要决出天下第一剑宗和天下第一剑客。

这是中原武林中难得的盛事,各大门派自然选派精锐战力前往,那些无门无派的英雄豪杰们也都纷纷赶往拓州凑热闹,毕竟十年才有这么一回,就算当不了天下第一,能亲眼见证第一诞生也足够吹上好几年了。

就像“吃了么”一样,此时问人是不是要参加论剑大会只是个攀谈的话头,闻衡并不想与他多谈,正要摇头,跑堂的捧着满满的托盘凑上前来,殷勤道:“两位客官,菜齐了,您慢用。”

五六个碗碟在桌上摆开,那人看样子饿得狠了,就着酒肉,一口气连吃三个拳头大的白馒头。吃相虽不算粗鲁,但跟斯文也不沾边,难为他在这炎炎夏日里,胃口竟一丝不受影响。

闻衡慢慢喝着滚烫的热汤,只觉得走了个老的又来个壮的,吃饭总落不着消停,每到此时候就格外思念薛青澜。

两人不作声地各自吃着饭,店中另一边的客人们正兴致高昂地推杯换盏,高谈阔论。有个虬髯客道:“今年论剑大会当真热闹得紧,纯钧派固然厉害,可褚家剑派这十年来也是英才辈出,风头正健,不知道‘天下第一剑宗’的名头能叫哪家夺得。”

“我看招摇山庄也不赖,要是把还雁门放到他们对面,连武林盟主他们都能打下来!”

“哈哈哈!兄台说的极是!”

闻衡对面那人似乎也在支着耳朵偷听,颇为不屑地冷哼一声。

“来来回回就是这几个门派,早就看烦了,要是像三十年前那个什么派的剑客半道杀出,那才有趣。”

“呵,当年那人风头是出够了,下场也是够惨了。不说别的,褚家剑派能看着一个外人夺得天下第一剑的名头吗?”

“什么剑宗剑客,都是那几个门派轮流坐庄,小门小派谁管你死活?照我说,就该另开一场武林大会,管他使刀使剑,一起上去比划,赢者为尊,弄个武林盟主当当。”

“话虽如此,若论当世武学名门,实力强横,还属纯钧派,不管是论剑大会还是武林大会,人家照样是天下第一剑宗。”

“哟,哪里来的纯钧门下走狗,在这里乱吠?你才识得几个江湖门派,就敢大言不惭地鼓吹纯钧派。纯钧派如今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弟子,只剩个花架子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罢了,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眼见着那边越说越不像话,有人听不下去,“啪”地一拍桌子,起身怒斥道:“你嘴里放尊重些!说谁不值一提呢?”

两伙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,闻衡作为曾经的纯钧弟子,不仅丝毫没有荣誉感,还抱着馄饨碗往里面挪了挪,好像避之不及,唯恐牵连到他一般。

对面男人察觉这细微动作,虽明知这种胆小怕事的人并不少见,眼中仍是流露出一丝轻蔑之色。

作者有话要说:还有两章没改完,正在施工。

第41章同行

江湖人火气大且来得快,一语不投机便推搡起来。此地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,谁都不认识谁,谁也不服谁,或许还有些哗众取宠、卖弄武功的意思,借着一个由头,店里很快闹哄哄地打成一团。

一时间菜汁四溅,碗碟乱飞,桌椅板凳翻倒,店主人和伙计见势不对,早躲到后厨去了,徒留满屋江湖人扭打抓挠。闻衡这桌是最偏僻的角落,与打得最凶的混战之处只隔一条过道,可桌上两人却巍然不动——

那男人一口气吃掉五个馒头,缓过了饿劲,此时正就着羊肉下酒;闻衡吃完了馄饨,正拿汤勺舀汤喝。

这一角安静得有点诡异,但在混战中注定不能幸免。拳脚之声不绝于耳,“咣当”一声巨响,有人踹翻了桌子,那桌上的碗碟酒壶全砸在地上,碎瓷骨头渣四处飞溅,正朝着他们这个方向。

那男人搭在桌上的手抖了一下,下意识地想摸向腰间,随即强行按住了动作,转着酒杯稍微往旁边闪了闪。闻衡却是斗笠遮脸,头也不抬,将汤勺换到另一边,右手抽了根筷子,将冲他飞来的杂物一一拨开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