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69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闻衡:“……”

聂影缩在他身后,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却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,发出同样不耻的冷笑。

闻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真诚而困惑地发问:“这位朋友,你家长辈没带你寻访名医、诊治一下眼睛吗?”

承露台已有人被这边动静吸引,看了过来。那招摇弟子瞪着眼质问:“你是什么意思?这么多人看着,你还想抵赖不成!”

闻衡拍了拍手,嘲弄道:“不愧是号称‘诗剑双绝’的招摇山庄,文人骂人就是不一样,这狗叫还挺理直气壮的。”

那人气结:“你敢骂我!”

“没错,我敢。”闻衡调转剑尖,虚虚指向被他救上来的人:“崖下还有很多人,你要是真那么想知道真相,我可以送你下去问个清楚——”

“和这位令人不耻的‘武林败类’一起。”

话音未落,剑风已至,冰冷锋刃扫到了那招摇弟子掌缘。他下意识地一哆嗦,没防备松开了手。闻衡剑随意动,变为一招“惊涛拍岸”,剑身竖着拍出去,正中那拉聂影垫背的小人腰间,将他整个人拍得往前一扑,大头朝下,向崖底栽去。

“住手!”

“且慢!”

数人同时出声喝止,那人自以为必死,吓得大叫,可预想中的坠落却没有如期到来。

闻衡站在崖边,剑鞘勾着他的领子,令他保持着一个倾身向前的姿势,不至于坠落,也不好动弹,他不紧不慢地发问:“如何,现在愿意说句实话了吗?”

几个招摇弟子来得稍晚一步,恰好目睹了双方争执,此刻刚在崖上站定。

他们的服饰与那群小弟子大体相似,只在细微处更见精致,显然辈分更高,是真正做得了主的人。

一个清癯长髯的中年人沉声问道:“何故在此喧闹?”

那被闻衡抓住的人已经吓破了胆,不待别人盘问,抢先开口求饶,哆哆嗦嗦地说了来龙去脉,生怕哪一句说错,惹得这阎王不高兴松了手。招摇山庄几个弟子行事全凭一腔冲动热血,压根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一层,越听脸色越差,个个脸涨得通红,嚷嚷得最大声的那个简直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。

那中年人看他们这样子,已猜到几分真相,沉着脸道:“不像话!”

一个与闻衡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转向自家师弟们,淡声问:“你们又是怎么回事?”

最先发难的弟子满面羞惭地站出来,如实回禀道:“大师兄,我们在崖下见此人被那位、那位少侠从空中踢落,还以为他们在害人,于是一时激愤,救了这个人,还将他带上崖,想为他讨个说法。谁知……谁知我们竟是受此人蒙蔽……”

他避重而言轻,于是闻衡在一旁凉凉地插言道:“贵派弟子的讨个说法,原来是趁人不备背后偷袭么?我还当是谁同我有血海深仇呢。招摇山庄的教养,真教在下大开眼界。”

龙境转头飞快地打量闻衡,方才草草一眼,只感觉此人颀长挺拔,身姿像一把剑,气势令人惊艳。此刻再仔细看,才发现全不是这么回事。他穿戴朴素得近乎寒酸,就差把“穷”这个字写在脸上,就好像一块本该耀眼夺目的美玉,却被人为打扮成了山间最不起眼的土块石头。

可他手中的剑不会骗人。

方才逼退招摇弟子的那两剑,出手的时机角度都极尽精妙,这样老辣的判断,不像是少年无名之辈的手笔。

龙境心中有了决断。

“在下是招摇山庄大弟子龙境,代我师弟,向阁下赔罪。”

他越众而出,甚为郑重地朝闻衡行了一礼,不躲不闪,朗声道:“是我们偏听在前,无礼在后,多有冒犯,还望阁下海涵。”

这番话说得很客气,礼数周全,而且没有遮掩,认错认得利落干脆,全场恐怕找不出第二个这么诚恳的道歉了。

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闻衡本来也不想跟他们抬杠,爽快道:“好说。”

他将悬在崖边的人提过来,像拎一只野鸡一样,轻松地将偌大一个活人掷向先前那名出剑偷袭的弟子,道:“你们带上来的人,完璧归赵,不必谢我。”

自然不会有人接他,众弟子像躲脏东西一样齐齐退后,那人早吓得全身瘫软,扑倒在众人脚下尘土里。

龙境还想再说什么,闻衡已像不认识他们一样转身走开,低声对聂影道:“我们走。”

此时龙境的注意力才被拉到聂影身上,要不是闻衡过去,他都没把这个沉默不语的高个男人算作闻衡的同伴。

他也和闻衡一样戴着斗笠,腰间别一把单刀,看不清容貌,是宽肩窄腰的健壮体格。龙境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总觉得那高个男子有点熟悉,一时却又想不起来是谁。

“海波,他旁边那个人长什么模样?武功如何?”

惹了大麻烦的小师弟苏海波觑着他的脸色,胆战心惊地说:“大师兄,我也不知道。他一直躲在别人背后,没动手。”

龙境喃喃自语道:“是吗?”

一个会武功的人,会躲在同伴后面,任凭他被一群名门弟子围攻指责,却不站出来与他并肩而战吗?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