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70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是他太相信同伴的武功,还是……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呢?

“龙境。”

招摇山庄前辈唤回了他的神思,提醒道:“时候不早,我们该入场了,切勿耽误正事。”

龙境听不出情绪地“嗯”了一声,瞥向苏海波等人时,神色却陡转严厉:“你们几个即刻下山,论剑大会不必参加了,等回到明州之后,每人面壁思过一个月。”

苏海波是少年弟子中的翘楚,对论剑大会期待已久,今日上峰来便存着大展拳脚的心思,万万没想到龙境一句话就将他打回原型,当下急得红了眼:“师兄!”

龙境自上而下瞥了他一眼,冷冷道:“有什么话,留着回去跟师父交代。”

苏海波恳求地看向其他长辈,有人见他可怜,便开口求情道:“境儿,海波也是一片好心……”

龙境摇了摇头,不赞同道:“师叔,不可轻纵。”

招摇山庄的弟子,个个都是严格教养出来的君子懿范,风度涵养极佳,很少有疾言厉色的时候。龙境是招摇山庄的大弟子,有约束其他弟子的职责,师叔们也得给他三分薄面。此刻他虽没有明显动怒,但这句话一说出来,那位前辈立刻朝苏海波使了个眼色,道:“听你们大师兄的。”

苏海波再不情愿,也得忍着,老老实实地告罪离去。

闻衡和聂影混入承露台下的人群中,找了块偏僻安静的地方坐下,见前后左右都没人注意他们,才松懈下来。聂影将鞭子缠回腰间,咬着牙道:“刚才多亏了兄弟,没想到那王八崽子竟然敢反咬一口。招摇山庄那群伪君子委实可恨!”

闻衡避世已久,对武林中很多事情都不甚清楚,好奇道:“大哥同招摇山庄有什么旧怨,至于这样避而不见?”

聂影怅然道:“一言难尽,说来话长啊。”

闻衡好奇心大起,撺掇道:“反正大会尚未开始,闲着也是闲着,你且娓娓道来。”

“我们还雁门你知道吧,原本是行伍起家,又扎根在拓州这种苦寒之地,门中的弟子从小会拿筷子就会提刀,八九岁就骑马跟着大人进山打猎,个个粗犷豪爽,跟招摇山庄那帮书呆子一点都不一样。”聂影思及往事,慢慢地叹了口气,“你大哥自然也是这么长大的,从不觉得哪里不对。

“直到有一年,还雁门有一桩喜事,邀请各派到拓州观礼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招摇山庄的弟子。你别看龙境现在那个狗样,他小时候白白净净,还挺像个人的。”

闻衡茫然问道:“龙境是谁?”

“就是刚才给你道歉的那个人,招摇山庄大师兄。”聂影说,“我那时候很喜欢他,带他去草原上跑马打猎,教他拉弓射箭,是真把他当兄弟。谁知道后来……唉。”

闻衡见他形容悲戚,还以为二人后来反目,有了什么刻骨深仇,小心翼翼地问: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

往事重提,聂影至今仍能清晰地回味那种心碎的的感觉:“临别践行宴上,他家长辈喝高了诗兴大发,非要指物吟诗,轮到龙境……他那句诗我到现在都记得,个白眼狼,枉我对他那么好。”

“什么诗?”

“他站起来指着我念,‘边城儿,生年不读一字书,但知游猎夸轻趫。’我虽是个粗人,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。”聂影拍了拍他的肩,惆怅中带着几分忿意,恨恨地道,“兄弟你记住,仗义每逢屠狗辈,读书多是负心人,招摇山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这句诗出自李白《行行游且猎篇》

边城儿,生年不读一字书,但知游猎夸轻趫。

胡马秋肥宜白草,骑来蹑影何矜骄。

金鞭拂雪挥鸣鞘,半酣呼鹰出远郊。

弓弯满月不虚发,双鸧迸落连飞髇。

海边观者皆辟易,猛气英风振沙碛。

儒生不及游侠人,白首下帷复何益!

第44章逼迫

闻衡:“……”

他非但不同情,反而觉得龙境此人水平很高,这句诗引得非常贴切。

聂影还在那絮叨:“往后几次再见,招摇山庄都是那副鼻孔朝天的德行,瞧不起人,我们还雁门也不是没有脾气,一来二去就结下了梁子。所以说这交朋友啊,一定要找意气相投、能谈得来的知己,我和龙境,那就是麻布手巾绣牡丹花——不搭!”

闻衡:“聂兄,我怎么觉着你是在拐着弯寒碜我呢?”

聂影剑眉一拧,虎着脸问:“怎么,你也想当牡丹花?”

闻衡回想起龙境那张脸,把这种松竹般的正人君子和牡丹花联想到一起,顿时笑呛了一口气,连连摆手道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