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75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“你啊。”

他无奈地伸手去握剑锋。薛青澜本是全力一击,临了到关头又收住了劲,正是欲发不发的时候,被闻衡这动作一吓,气劲登时开闸狂泻,全灌注在剑上,他手中的这把精钢剑竟然没抗住,“咔嚓”一声从中断成了两截。

一小截铁片掉落在闻衡脚边,薛青澜抽剑甩手,另外半截断剑飞出去,“铿”地钉入地面三寸,剑柄犹在颤抖不休。

他脸色难看至极,苍白得有点可怜,显然是强行收劲,被内力反噬不轻,一句话都不肯再与闻衡多说,纵身跃下了承露台。

他们两人在台上说话,除了刻意高声的那几句,别的都只有彼此才能听到。下面的人一头雾水地看着二人在擂台上聊了半天,还以为会打的飞沙走石腥风血雨,谁知道薛青澜才刚出手就败下阵来。

虽然谁也没看清他的剑是怎么断的,但他既然走下承露台,就代表在这场比试中率先认输了。

那可是跟纯钧派玉泉峰有诸多过节、打伤了“浩然剑”秦陵的薛青澜!

那纯钧派的岳持究竟是个什么来头?!

不光在场的江湖群豪满头雾水,连纯钧派许多弟子也有此一问。

温长卿早叫人搀扶下去,玉泉峰只来了他一个人,其他的弟子要么是别峰的,要么是新来的,都不曾见过闻衡。倒是两位长老和余均尘还对他有点印象,只不过也早已十分淡漠,见闻衡出面救场,心中既惊喜又有些惴惴。

明河峰长老孟飞雪悄声问温长卿道:“岳持不是早已失踪了吗?怎么又突然出来?我记着他身上似乎有些不好,他对上垂星宗有多少胜算?”

“师叔,当时情形您也看到了,哪来得及问这么多。”温长卿无奈道,“岳师弟从前经脉上有些问题,不能修练内功,四年前简选亲传弟子时没选上,后来被送去湛川城,没过多久就失踪了……”

湛川城的消息层层报上越影山,再落入玉泉峰众人耳中,已经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了。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,自然不值得纯钧派为他大动干戈,只有廖长星还记挂着此事,托人查访,但也毫无回音。

渐渐地,岳持这个名字不再被提起,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人间蒸发了,没人目睹,没人怀疑,也没人记得他。

后来若不是薛青澜找上门来,又屡屡与玉泉峰起冲突,将闻衡失踪迁怒于纯钧派,温长卿都险些忘了他们玉泉峰还曾有过这样一位师弟。

虽然他们没少因此受折腾,但温长卿有时候会私心想,其实这样也不全是坏事,倘若有一日他失去踪影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他倒是宁可有人用这样激烈的恨意记住他,也好过像个无名幽魂一样,在世间了无牵绊,被所有人遗忘。

承露台南侧,薛青澜落地时步履稍有不稳,下属要来搀扶,被他抬手挥开,自己站稳了。陆红衣在旁边抱臂看着,毫无同僚友爱之情,还笑吟吟地道:“今儿真是奇了,难得薛护法也会马失前蹄。”

薛青澜闭眼运功疗伤,懒得搭理她。

陆红衣脸色未变,笑意更深,对身后手下吩咐道:“你上去,换个人下来,我倒是十分好奇,能教本门薛护法折戟的,究竟是何方神圣。”

她唇角微翘,明艳妩媚的眼睛里却毫无笑意,目光如毒蛇信子,在薛青澜身上扫过,无端显出几分阴鸷。

她轻声细语地补完了后半句话:“若不能把那人踹下承露台,你也不必回来了。”

薛青澜睫羽轻轻一颤,睁开了眼睛。

第47章连败

承露台下,温长卿紧张得管不住手,去扯余均尘的袖子:“均尘师弟,你刚才看清了没有?岳持他果然神功大成了?”

余均尘从他手中把皱皱巴巴的袍袖拽回来,无情地道:“没看清。”

温长卿那脸色就好似刚捡了钱,突然被天上掉下来的一个雷给劈了。

闻衡居高临下,目光远远投去,恰好与薛青澜睁眼时的视线轻轻一碰。他站得远,薛青澜看不清他的细微表情,却能感觉那目光春风般和煦地在他脸庞上掠过,像是安抚,又仿佛是劝慰他不必担忧。

真不知道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。

接替薛青澜的垂星宗门人登上左擂台,亮出长剑,朝闻衡抱拳道:“垂星宗秋字部白龙杰,向岳少侠讨教。”

闻衡凝然端立,颔首道:“请。”

白龙杰见他不拔剑,心下冷笑,唰地一剑刺向闻衡胸口。不待对方举剑招架,长剑蓦地一抖,剑尖划出波浪似的曲弧,如毒蛇陡然昂首进攻,蛇信直取闻衡双目。

这一招起手平平,凶险处却在后头,任谁也想不到长剑竟能被他用出软剑的架势,变招又如此之快。闻衡却只往后退了一步,左手拇指一叩,长剑从鞘中弹出三寸,剑柄含着内劲,正打在白龙杰右手腕上。

白龙杰的剑尖离他眼珠还有几寸,眼看着要一击得手,手腕突然传来一阵刻骨酸麻,长剑立时脱手落地,连着整条手臂都像被人卸了关节,软塌塌地垂落在身边。

不光白龙杰傻了,台下观者无不瞠目结舌。

这结果实在出人意表。可方才过招的细节,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——无非就是闻衡用剑柄弹了一下白龙杰的手腕。若他用了重力,剑柄早该激射弹出,将白龙杰手臂撞歪;然而那铁剑分明只出鞘三寸,白龙杰连歪都没歪一下,这力道跟被蚊子叮了一口有什么区别?怎么就把白龙杰一条手臂都震麻了?

白龙杰又惊又怒,右臂酸软不已,他想不通怎么有人没点穴没见血就能废掉他一只手臂,还以为他用了毒针一类的暗器,厉声喝问道:“你敢暗算我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