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122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郑廉是纯钧一派之长,没有哪个小辈敢给他立这种碑文,韩南甫显然是怕顾垂芳多想,忙低声解释道:“这是师父他老人家自己……”

顾垂芳打断道:“我知道。”

他知道郑廉落笔写下这句碑文时,就如同从前每一次他闯了祸去求师兄庇佑,郑廉嘴上虽然数落他,在师父师叔面前却永远一力担责,率先将错处揽在自己身上。明明他是被伤心的、被辜负的那一个,而顾垂芳才是罔顾同门情谊、令门派陷入险境的不肖孽徒。

他的师兄是位坦荡磊落、直道而行的君子,生前为纯钧派呕心沥血,死后却将自己的遗骨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镇守着越影山,剩下的一点私心,则给了他这一生之中唯一的败笔。

斯人已逝,余泽犹在,英灵未远,仍然静默无言地庇护他那不省心的小师弟。

顾垂芳深深地埋下头去,叩首至地,喉咙里溢出了悲恸至极的泣音,像一片干枯的落叶,颤抖得几乎要蜷缩起来,三十年来在他脑海里设想过千万遍重逢的画面,全化作坟前一声带血的呜咽。

“师兄啊……”

长风过处,松涛如啸。

众人陪着顾垂芳在坟前跪了一刻,最终还是韩南甫亲自上前劝他节哀保重,又商议着要为顾垂芳收拾住处,恢复身份,重开临秋峰迎接新长老。只是顾垂芳全无离开这里的意思,更不要说住到别处去,淡淡对韩南甫道:“我已老迈衰朽,不堪当此重任,掌门有心了。”

如今朝廷虎视在侧,长老之一秦陵又伤重闭关,纯钧派正缺一位实力强横的前辈坐镇,顾垂芳是郑廉的亲师弟、江湖中有名有姓的前辈,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。韩南甫有意挽留顾垂芳,因此格外殷勤热情。

“师叔贵为长老,不必理会庶务,只在临秋峰上颐养天年,闲来无事能指点门中弟子几句,就是本派一大幸事。此乃先师遗命,更是我等一片孝心,万望师叔成全。”

顾垂芳跪在郑廉坟前,耐心地将细小野草一根根拔除,听了这话,却并无动容之色,回手一指闻衡,道:“既然掌门这么说,就让此子代我做这个长老罢。”

“这怎么行!”

众人皆尽愕然。闻衡可是廖长星这一辈的弟子,顾垂芳这么随手一指,闻衡就要跟韩南甫和他先前的师父秦陵同辈,这不是乱了辈分么!

闻衡请顾垂芳出山,只打算当着众人的面还了纯钧剑,澄清四年前纯钧剑失窃的疑云,顺便再给纯钧派添一笔人情债,好叫掌门看在他的面上,少找玉泉峰的麻烦;谁料顾垂芳居然反手就把他卖了。闻衡立刻婉言谢道:“多谢太师叔抬爱,不过晚辈四年前就离开了纯钧派,早已算不得纯钧弟子,更不好再掺和进纯钧派家事中。”

顾垂芳未肯给韩南甫正眼,倒抬眼朝他一瞥,不甚在意道:“你四年前离开纯钧派,是为了替我寻回纯钧剑,也算事出有因,如今只差个纯钧弟子名分,若重新认在我名下,也无不可。”

闻衡坚决辞道:“不瞒太师叔,这四年里晚辈已另拜他人为师,实不敢做出背弃师门之事。”

顾垂芳却似铁了心一般,坚持道:“你得我半生功力,我自然算得你另一个师父,我也不要你背弃原先的师父,只托付你日后照拂纯钧派,你肯是不肯?”

闻衡抬眼与顾垂芳对视,清晰地看到他眼底的决绝之色,心头蓦然掠过某种不安预感,失声道:“太师叔……”

顾垂芳逼视着他的双眼,眸子亮得慑人,执著追问道:“你答不答允?”

掌门、众长老、还有随行弟子的目光都落在闻衡身上,那里面说不清有多少是怀疑忌惮,又有多少是好奇。事发突然,闻衡没人可商量,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廖长星,只见廖长星微不可查地朝他点点头。

这是劝他答允的意思。

闻衡妥协般地长出了口气,向顾垂芳的方向底下了头,道:“纯钧派对晚辈有恩,就算是太师叔不吩咐,晚辈自当维护纯钧派威名。”

见他松口,顾垂芳凝霜似的表情亦随之松动,转头温声对韩南甫道:“本派当初设立临秋峰长老一职,就是为了辅佐掌门、保护门派,初代长老是我师父,师父又传位给我。不过我离山三十年,寸功未建,原本就愧对先祖先师,如今更无颜再担此重任。”

“岳持得我毕生功力,替我取回了纯钧剑,在我心中与衣钵传人无异,所以令他代我行临秋峰长老之责。他已答应替我照拂纯钧派,你也不必拘泥于年岁辈分,好生尊重他,就当是对这孩子的答谢。”

谁家答谢也没听说还要赔上个长老的位置——韩南甫心中虽直犯嘀咕,但闻衡对纯钧派的贡献远不止纯钧剑这一件事,眼下顾垂芳提出这么优厚的条件,他要是不答应,待会儿再想拉拢闻衡,难不成还能让闻衡当玉泉峰长老吗?

他心中有些意动,犹豫地向其他长老投去目光。

积雪、明河、流霞三峰长老都是郑廉亲弟子,对于师父遗训中提及的师叔自然无有不应;玉阶峰长老虽然不是亲传,但原先那把假剑正是他接任典礼时遭窃,如今闻衡取回真剑,倒仿佛解开了他一个潜藏多年的心结,对这事也不反对;玉泉峰如今做主的是廖长星,闻衡上位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,更不要指望他能跟自己站在一边。

韩南甫这么看了一圈,仿佛只有他一个是有私心的小人一般,既然如此,他又何必枉做恶人?思及此处,韩南甫朝顾垂芳一揖,道:“既是师叔所命,弟子自当遵行。不日临秋峰重开,便请岳持师弟接任临秋峰长老。”

顾垂芳这才满意点头,扶膝起身,拂了拂衣袍上的尘灰,伸手朝旁人道:“剑来。”

韩南甫忙解下自己的佩剑双手奉上,顾垂芳接过长剑,道:“我无甚可以教你,唯有这些年潜心悟出一套‘潜流剑法’,今日尽数演示给你,你且仔细看好了。”说罢扬剑起手,就在林中空地上,将这套剑法一招一式的拆解开来,从头到尾演示了一遍。

闻衡看过他年轻时自创《沧海剑法》的剑谱,深觉其剑势汪洋恣肆,如沧海横流,长风袭云,招式倒称不上精妙多变,难得的是那份吞天的气势;如今再看这套“潜流剑法”,却是一洗浮华,剑招古拙质朴,但招招圆转如意、内蕴锋芒,不以惊涛骇浪取胜,反而暗藏汹涌,往往在不察之中突现杀机,变化极尽精微,远比沧海剑法更难对付。

顾垂芳一代武学奇才,这套“潜流剑法”可以说是他的毕生心血凝结之作,不光闻衡看得入神,其他长老也在旁伫立默记。待一套剑法使到底,顾垂芳收剑站定,扫视过众人,先挑几个长老问道:“记住多少?”

几位长老如被考校功课的弟子,垂手恭敬答道:“师叔剑法精绝,弟子记得约莫八/九成。”

顾垂芳不置可否,又问闻衡道:“你呢?记得多少?”

闻衡如实道:“只记得四五成。”

众人纷纷侧目,韩南甫刚定下的心又悬了起来,心道莫非是他看走眼了?顾垂芳选了闻衡其实不是因为他武功高,而是闻衡是他流落在外的私生子?

廖长星在后面轻轻咳了一声,暗示他不要太过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