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158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从此再也没有归来。

闻衡哭过、消沉过、万念俱灰过、最终接受了这样一个无法改变的结局,然而今日他才意识到,真正刻骨的原来并非仇恨,而是记忆和痛苦,它深深地烙在三魂七魄里,时间也无法冲淡,无论何时何地想起来,都永远鲜明如昨。

闻九低声道:“父母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,世子节哀。”

王府血案乃是闻衡扎在心头的一根刺,碰一下就要牵动血肉,薛青澜此时甚至有些庆幸几天前闻衡认出了他,至少他曾与闻衡共同经历过那些天崩地裂的时刻,不至于叫他孤伶伶地坐在此处,听着那些残忍的旧事,身边却连一个能明白他为什么而痛苦的人都没有。

“九大人……不对,还是应该叫你闻大人,二位叙旧可以先缓一缓,容我问个问题。”薛青澜握着他的手,忽然出声打断了满室沉寂,“你们闻家的烂摊子,自己收拾不了来找衡哥帮忙,勉强说得过去,为什么还要特意叫上我?”

他这么一打岔,闻衡的注意力果然被引过来。闻九对上次薛青澜恐吓威胁他的场面还记忆犹新,其实很不想跟他打交道,但事出无奈,他不得不把薛青澜也拉上同一条船。由于闻衡在旁边看着,他对薛青澜的态度格外客气小心:“薛护法见谅,这件事中的确还有一处棘手地方,要请护法帮忙。”

“什么?”

闻九道:“蘅芜山试刀大会后,垂星宗越过褚松正,与冯抱一搭上了线,宗主方无咎答应为冯抱一做帮手,条件是要知道三把古剑中藏着的秘密,而且要朝廷扶持垂星宗成为武林第一大门派。”

薛青澜一听便冷冷嗤道:“与虎谋皮,这个蠢货。”

闻九大概没想到他对自家宗主居然如此不尊敬,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又道:“不过这个想法其实比冯抱一直接荡平中原武林的打算更实际。朝廷视江湖帮派为心腹大患,无非是担心他们‘以武犯禁’,怕一方势力坐大不好控制;再则一个大门派动辄坐拥千倾良田、数城商户,对朝廷的钱粮税收也是不小的威胁。倘若能借垂星宗的手来控制江湖,不但能免去许多麻烦,而且万一将来垂星宗失控,收拾一个门派总比收拾八个门派要容易。”

闻衡狐疑道:“方无咎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,把垂星宗经营到今日这个规模,想来当非泛泛之辈,怎么会连这点事情都想不到?”

“衡哥,方无咎跟你平常见到的那些人不一样。”薛青澜解释道,“她龟缩在陆危山二十年,拼命地修炼武功,为的就是做天下第一高手,叫所有人都敬服她、畏惧她。她虽然武功高强,但论起心机城府,完全不是冯抱一的对手,给个饵就咬这种事她完全做的出来,不足为奇。”

方无咎是不足为奇,但闻衡总觉得他这番话奇奇怪怪,然而薛青澜没有给他继续追问的空隙,径自问闻九道:“方无咎现在何处?”

闻九道:“应当在京城,但不知确切位置。此人行踪成谜,我也只在宫中见过她一次。但太子生辰当日她必定会出现,这点毋庸置疑。”

薛青澜点头示意明白了。闻衡皱着眉头,在脑海中飞速将三人方才的对话从头到尾捋了一遍,抓住了一个险些被他忽略过去的问题:“等等,‘得到地宫秘笈就相当于掌握了中原武林的根基命脉’,这话只是冯抱一用来糊弄先帝的,他真正的目标其实是古剑,而不是秘笈,方无咎也盯着那三把剑——你一直没告诉我,这三把剑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,能叫冯抱一几十年如一日地为它费尽算计?”

闻九摇头道:“我要是知道,说不得也要跟冯抱一同流合污,何至于现在还苦哈哈地操心?”

他见闻衡似乎不信,随口玩笑道:“我猜多半是什么失传多年、通天彻地的神功。常人一生难求的荣华富贵,对他们二人而言都是唾手可得之物,只有武学巅峰永无止境,或许还值得一攀。”

闻衡与薛青澜听了这话,不约而同地对望了一眼,心中大感惊奇。因为按宿游风的说法,那三柄古剑只是三派盟誓的象征,并没有特别提到剑中还暗藏玄机。可现在看来,两个步虚宫出来的人显然掌握着不同的消息,到底是这三把剑中另有内情,还是宿游风遗漏了一部分至关重要的真相?

闻九起身道:“我这次匆忙出京,不能在此处多停,怕惹起冯抱一的疑心。太子生辰在下月初六,还有十天左右,世子若肯出手相助,请在十天里赶到京城,暂在此处落脚。”他从袖中递过一张写着地址的白笺,破天荒地朝闻衡深深一揖:“倘若这次能一举铲除冯氏乱党,太子必定会尽力为庆王和王妃殿下洗雪冤屈,还世子一个公道。”

闻衡淡淡一哂,侧身不受,不置可否地道:“我知道了,大人慢走,不送。”

闻九来去匆匆,闻衡坐在楼上,见他的身影风一般消失在人群之中,稍微有点出神,似乎是心事沉沉。薛青澜今日接二连三地受惊吓,只怕闻衡比他更甚,他正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叫他一声,说点什么来分散他的心思,闻衡却已回过头来,神色如常地道:“他走得倒快,生怕让我们误会他是来蹭饭的……饿不饿,想吃点什么?养病忌口那么久,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总得试试武宁城的新鲜菜式。”

薛青澜见他没事,顿觉心上一轻,松了口气:“我现在哪还有吃饭的心思?衡哥,你会去京城——”

闻衡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:“我以前说过什么,又忘了?”

薛青澜茫然地看着他:“啊?”

“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用心练功。”闻衡不紧不慢地道,“事有轻重缓急,但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,有什么话吃完了饭慢慢说,皇帝就是明天驾崩,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。”

薛青澜蓦然住了口,被他一句话顺毛得服服帖帖,感觉骨头都软了,只想闭着眼往闻衡身上倒。

他方才一直担忧闻衡,见他表情平静,只当他是故作镇定,实则强行压抑着情绪;现在才明白是他真的从容不迫,跟当年那个强按恐惧与敌人周旋的小少爷完全不同了。

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局面,只有别人来求他的份,闻衡犯不着拿乔,却也不必上赶着做买卖。

闻衡叫伙计上来传了几个菜,待两人用过饭后,才回答了薛青澜的问题:“京城还是要去,不过不能全听他的安排,我们得自己带足人手,以防他背后捅刀。晚些时候我设法联络范扬,叫他带鹿鸣镖局的弟兄先过去准备。至于你——”

他难得流露出一点踌躇之色,薛青澜好奇问道:“我怎么?”

闻衡道:“闻九早知道这次要对上方无咎,也知道你我关系,却特意将你也拉进这个计划当中,这样一来,你就变成了最危险的人。你要是站在太子这边,方无咎必定不会放过你,你要是站在垂星宗那一边,我就会先察觉。闻九这么做,一方面是有私心,想提醒我小心身边,怕你与垂星宗暗中勾结;另一方面恐怕也是想借我的手先除去一个威胁。毕竟垂星宗四大护法个个都不是善茬,如果你是方无咎的安排好的卧底,他的计划就全部付诸东流了。”

“他对我未必有加害之意,对你却没安什么好心,所以安全起见,你还是留在外面接应,别去跟方无咎正面相见比较好。”

薛青澜安静地听完他的分析,不管心里是不是想立刻追上去砍了闻九,面上却是一派毫无矫饰的郑重之色:“巧了,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件事。”

“这一次我不会和你一道进京,另有要事,需得单独上路。你和宿老前辈只管想办法杀冯抱一,不必烦心垂星宗,方无咎交给我来对付。”

第105章计议

九月初四,深夜,京城回南巷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