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春风度剑_分节阅读_166

书名:春风度剑   作者: 苍梧宾白   

宿游风忍不住问:“什么叫剑是假的,什么叫被骗了?你究竟要找什么?”

冯抱一定定地注视着他,目光由幽深渐至涣散,像两口不见底的深井,宿游风一开始几乎有点被慑住了,直到一缕夜风吹进他颈间,他才轻轻一颤,猛地回过神来,意识冯抱一快要不行了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我背叛了步虚宫,到头来还是死在步虚宫人手里……可见世事有定,人力究竟不能胜天……”

他的喃喃自语声渐渐低了下去,终至不闻。

“天命难违啊……”

头顶寥落的夜空和新月落进他扩散的瞳孔中。京城的月亮总是很高很远,不像昆仑山那么大而透亮,仿佛永远悬在触手可及之处。他这一生有很长一段时间,每夜都对着玉盘似的月亮和璀璨银河发呆出神,想着缥缈云雾之下,人间到底是个什么样子。

步虚宫坐落在常年积雪的昆仑山巅,冯抱一长到二十七岁,从未踏足过山下一步。他被步虚宫丹元楼主亲手带大,传授武艺,又继承其师衣钵,总领丹元楼,统管步虚宫一应秘笈珍藏。

听起来是个威风的位置,可其实也就是看着一屋子书罢了。

冯抱一有时候觉得步虚宫很奇怪,他们明明有数不清的武功秘籍,有独步天下的武艺绝技,却从来不肯入世,只知道一味固守昆仑,把满宫奇珍都守成了无用废纸,守得一代又一代人在雪山上无声地化为枯槁。他还未及而立,就已经能清晰地看到自己后半生会是什么样子。

冯抱一感激步虚宫对他的养育之恩,但也渐渐明白自己并不是步虚宫期望的那种人,他想去人间,想纵横武林、快意江湖,而不是为了一个除了他们没人记得的誓约,在雪山上空耗一辈子。

终于有一天,毫无预兆地,冯抱一偷走了丹元楼中几本珍贵的武林秘籍,从步虚宫叛逃,彻底抛弃了这个他生活了近三十年的地方。

步虚宫派了以宿游风为首的十几个人来抓他。这一战是冯抱一离死亡最近的一次,不过幸好这次天意站在他背后,他一个人挑了步虚宫十几名好手,断去宿游风一臂,成功从追捕脱身;不幸的是他自己也身负重伤,几乎失去了全部内力,没逃出多远就栽倒在路边,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博山北麓是博山派的地界,那时恰好有两个剑客途经此地,听到了冯抱一的求援,犹豫片刻,将他救了起来。

冯抱一毕竟初次出山,纵然精明,也不是□□湖的对手。那两人一看他周身浴血的模样就知道他是被仇家一路追杀至此,之所以救他,是猜测他身上有贵重之物,想杀人夺宝。冯抱一几句话就被人套出了老底,当晚他熟睡之际,那两个剑客一剑扎穿了他的胸口,偷走他怀中的几部秘笈,随后将他抛尸山溪,趁着夜深人静无人知晓,神不知鬼不觉地逃之夭夭。

这回是真正的命悬一线,可冯抱一异乎寻常的命硬,他虽被一剑穿胸,却奇迹般地并未伤到真正的要害,反叫湍急溪流一路冲到下游,被当地的一个猎户发现,救回了自己家里。

未下山时,他对江湖充满向往,可当他真正见识了江湖险恶,冯抱一才意识到自己把“人间”想的太简单了。这一次他长足了记性,没有再贸然透露自己的真实来历,谨慎小心地在猎户家养了三个月的伤,并在离开时杀光了村里的所有人家,随后一把火将整个村子夷为白地。

冯抱一沿着博山一路东行,随时留意着不被步虚宫的追兵发现踪迹。谁知缘分有时来了挡不住,有一天他在路边凉亭避雨时,竟然遇上了那两个杀人越货的剑客。

这两人自然不是全盛时期冯抱一的对手,可他们两个同样也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,而是博山派不争道人的弟子。

博山派这种百年名门,几乎就是博山一地的土皇帝,冯抱一在他们的地界上杀了他们两名弟子,此举无异于登门挑衅,严重激怒了博山派上下。他还没走出博山地界,就遭到了密不透风的围攻追杀。仅凭一人之力,再横也横不过一个门派,冯抱一只能拼命逃跑,沿途无数次九死一生,最后来到了天守。恰逢先帝在行宫消夏,冯抱一躲在山林间,将刺客的密谋听得一清二楚,他蓦然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,于是神兵天降一般挺身而出,救下圣驾,也由此抓住了自己一生权势荣宠的起点。

逃亡的日子令他彻底失望,也令他终于醒悟,冯抱一深知先帝也在为这些不受管束的武林门派烦心,而他恰好可以借着为君分忧的机会,一举荡平这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名门正派。

圣人抱一为天下式,天注定了他冯抱一要将中原武林收入掌中,重铸一个最合他的心意的江湖。

从前他的师父曾提到过,三派封山离去之际,各在地宫留下一把重剑,是十分重要的宝物,只有拿到了那三把剑,才能真正领悟步虚宫武学的精奥要义。冯抱一要重整内卫、对付那些根基深厚的门派,绝世神功必不可少。不过他始终疑心宿游风在某个地方暗中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,因此这件事他不便亲自出面,只能说动先帝派出一位心腹,设法潜入各派,寻找那三把重剑。

闻克桢、宿游风、冯抱一,乃至几十年之后的闻衡,还有许多人的命运,就在这一刻交汇、纠缠延展,最终织出了今日的结局。

造化难测,天意难违,可谁又能说,这浩荡岁月里,没有任何因一念之差而扭转乾坤的可能呢?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所有打斗都停住了。寂静像一口沉重的铜钟,笼罩在庭院上方。上千人马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伫立原地。直到宫殿门轴发出沉闷悠长的“吱呀”声响,一个蓝衣内侍轻手轻脚地走出门外,缩头团肩站在檐下,拉长了调子唱道:“何人深夜喧哗?”

闻衡与闻九互看一眼,闻九飞身跃下屋檐,落在庭院当中,四平八稳地道:“启禀陛下,叛党作乱,贼首冯抱一业已伏诛。”

那内侍朝他点了点头,返身进殿,片刻后复又出门,细声细气地道:“陛下口谕,宣庆王世子觐见——”

风声忽起,闻九倏然抬头,却见闻衡已携着薛青澜的手,双双飘然远去,其余宿游风、范扬、廖长星等人亦紧随其后。

一众武林高手来去如风,转眼之间便悉数消失在深红宫墙尽头。

第110章春风

城南小院里,十几个人高马大的前辈少侠们挤挤挨挨地凑在正屋,人多得没有下脚的地方。闻衡和薛青澜各自被一群人团团围住,离得虽近,却总也没机会说上话,只好在视线里留出一丝余光,始终默默地跟随着对方。

纯钧派的廖长星、温长卿、余均尘和龙境聂影等人都站在一处,各自叙过别来之情,闻衡又再三多谢众人相助。聂影笑道:“咱们早是过命的交情,经此一战,只有更加亲近的道理,兄弟何须再说这些见外的客气话?再说大伙今夜来此,也不光全是为你,更是为了中原武林的大义。”

廖长星亦道:“聂兄说的在理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我们说是帮你,又何尝不是自救?否则掌门也不会亲自出手,接下保护太子这桩差事。”

当初闻衡猜测冯抱一打算声东击西、以闻九来引他入彀,故而表面上假装中计,实则暗地联络范扬,叫他带人来增援,又请廖长星与龙境从中周旋,说动了纯钧派和招摇山庄两派掌门,带人一路上暗中护送太子前往皇陵。如此两手准备齐全,纵然他真错怪了闻九,冯抱一要加害太子也不会轻易得逞。

龙境问道:“听你们方才的对答,那三把古剑究竟是何物,引得褚松正、方淳、冯抱一这些人个个走火入魔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